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行业新闻>资金实力决定PE未来竞争力 新三板市场或是PE重要退出渠道

资金实力决定PE未来竞争力 新三板市场或是PE重要退出渠道

发布时间:2016-07-29 点击数:1472
摘要:证监会网站最新数据也显示,截至2016年6月30日,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894家…...

二级市场不温不火的状态仍在持续,一级市场的IPO(首次公开募股)审核依然没有松动。据记者了解,今年二季度比一季度的上会企业明显减少,企业的过会率更是从年初的九成以上,跌至年中的只有八成左右。尽管近日IPO审核出现提速,但正在排队的企业还很多,且审核更加严格。总体低迷的市场不仅冲击了券商投行们,也让PE(私募股权投资)大佬们不得不延长手中项目的退出周期。

尽管项目退出遇阻,对资金实力的挑战加大,但也有PE看到了硬币的另外一面。“IPO退出延长,并不完全是件坏事,这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企业回到PE市场来募资。”国信证券直投子公司国信弘盛总裁龙涌近日表示。此外,也有不少机构看好新三板市场,将其视为未来项目退出渠道的有力补充。 ●南方日报记者 卓泳

双重夹击

IPO审核收紧,并购重组趋严

上周五,证监会发行部发放今年IPO第11次新股批文,共有14家已过会企业获得首发核准批文,合计募资规模约120亿元。此前7月8日,证监会发出了今年第10次新股批文,共有13家已过会企业获得批文,合计募资规模约91亿元。

这给业内打了一支“兴奋剂”:IPO审核提速了?记者查阅2015年IPO的相关数据,尽管因市场出现大幅波动,监管层曾一度暂停新股发行,2015年A股市场仍完成219宗IPO交易,共筹资1586亿元人民币。2016年A股IPO与上年相比较,无论是首发企业数量还是融资额均出现较大幅度下滑。

证监会网站最新数据也显示,截至2016年6月30日,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894家,其中已过会117家,未过会777家。未过会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733家,中止审查企业44家,目前过会率只有13%。

业内人士认为,IPO审核正在不断提速的同时,也在加强审核和严查造假的态势,对排队的存量进行排查,“两头抓两头硬”。事实上,今年从发审委询问审核企业问题逐渐增多和趋细,到欣泰电气涉嫌欺诈发行被调查,再到7月1日证监会发言人张晓军表示“最近36个月内存在环保方面违法违规企业不得IPO”的表态,监管层对IPO的审核明显收紧和放缓。

据统计,今年上半年主板发审委共计召开了103次审核会议,创业板发审委共召开39次审核会议,发审会每次审核企业数在1—3家。深圳一券商投行人士告诉记者,监管层多次向各家保荐机构强调,今年的发行审核将从严,因此,首先要求各家券商要对自己的项目进行财务核查,先行排雷。

作为部分上市公司实现市值神话和盈利增长重要手段的并购重组,最近也受到了严厉监管。6月17日,证监会修订《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重点是从认定标准、监管配套、中介机构责任等多方面进一步规范“借壳上市”,严格限制虚拟资产注入。业内将此形容为“史上最严的并购重组新规”,一旦落地,意味着监管层监管力度趋于强化。

7月26日,深交所官方微博点名针对虚拟现实、石墨烯等热点题材重组事项,保持高度敏感,督促公司准确、完整地披露具体情况和对公司的影响,并对存在的风险进行充分揭示,同时细化停牌冷却、内幕交易核查制度,果断遏制市场炒作。记者查阅发现,今年4月以来,两市有45家上市公司重组标的业绩未实现此前承诺,还出现几家上市公司巨额补偿难以兑现引发官司。

PE态度

“延长IPO退出周期不完全是坏事”

一级市场项目审核从严,PE机构手中项目的退出必然受到监管影响,但也有机构持乐观态度。“IPO、并购重组政策收紧,也不完全是坏事,我反而觉得是件好事。”国信弘盛总裁龙涌对记者表示。

国信弘盛是国信证券直投子公司,据其提供的数据,自成立以来,该公司共计投资项目超过90个,其中大多数已经成功退出,退出渠道则以IPO为主,迄今成功的IPO项目已达25家,借壳上市的有3家,新三板退出的有8家。

对于监管趋严,龙涌表明了自己的看法:“市场如果退出渠道不通畅,当然会影响到我们存量基金的退出,使得退出周期延长。但对于我们新成立基金而言,我觉得其实是件好事儿。IPO退出期延长后,很多企业会回到PE市场来募资,因为他们到公开市场募资的预期被大大延长。”

龙涌介绍,国信弘盛过去投资的项目,平均退出周期为18个月,而在当前的政策环境下,退出周期预计会延长到48—60个月。“三到五年的审核,很多企业可能坚持不下来,很多企业会在IPO前融资,这对资金雄厚的PE来说,有了更多的投资标的选择,价格也会好谈些。”龙涌说,虽然退出期延长,但却可以享受企业成长带来的更高回报。回顾已经成功退出的25个项目,龙涌发现有的项目如果能再持有2—3年,收益仍能翻好几倍。

创东方董事长肖水龙认为,IPO审核和并购都趋严是监管部门正本清源之举,只要市场规范起来,IPO就会开始提速,企业和PE机构只要都做好充分的准备,早一点和晚一点上市退出都没有关系。

龙涌还对记者表示,从退出渠道方面来看,国信弘盛主要以多元化退出方式为主,包括新三板挂牌等。“新三板有可能在明年会有更多的退出机会,我相信政策会有推动交易的措施出台,我觉得这个方向应该是确定的。新三板对我们而言是多了渠道,但是主要退出渠道是IPO,我们不但持续做,而且持续推动。”

谋划应对

发力新型产业并购主题基金

龙涌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IPO审核趋紧的确对存量基金带来影响,可是对新成立的基金来说,反倒能吸引一些“等不及”的企业到PE市场来募资。他所指的“新成立的基金”是国信弘盛重点转型的方向——产业主题基金。

自2015年起,国信弘盛获批成立了多只产业并购基金。截至2015年底,已与大族激光、蓝思科技、金蝶软件等知名上市公司共同设立产业并购基金,首期总规模46亿元。

在二级市场上,上市公司一旦披露了拟设立并购基金,就会吸引一大堆拥趸购进股票,迅速托高股价。但是,据多个推出“PE+上市公司”模式上市公司披露的2015年年报显示,很多并购基金既无分红,也无项目退出,而并购基金所投项目被上市公司收购的情况也很少,以致该模式受到业内拷问。

国信弘盛的产业并购基金与该模式有何异同?“我们做产业主题基金的初衷跟之前市场主流的‘PE+上市公司’模式是不同的。”龙涌表示,之前‘PE+上市公司’的主流模式大多是单纯的并购策略,而我们要做的是将我们的资本运作能力、为企业提供综合金融服务的能力和产业资本的力量相结合,进行多策略运作,包括VC/PE、并购、定增、可转债等,适用于不同阶段,贯穿行业主题。

龙涌介绍,在与上市公司合作的模式上,国信弘盛并未采用传统的双GP模式,而是与合作方合资成立资管公司并委托弘盛进行管理。具体而言,国信弘盛的合作方可提供优质的的项目资源,而国信弘盛的团队则提供专业尽调和判断,上市公司参与投决,这保障了项目质量、提升风控能力、投资效率与成功率。

龙涌表示,在目前的产业基金布局中,有跟互联网专业人士合作的互联网投资基金;有跟地方政府文化产业平台合作的文化产业基金;也有跟上市公司合作的产业基金,如工业机器人、TMT行业等。在竞争加剧、监管从严的环境下,国信弘盛还成立了“弘盛会”平台,开拓募资渠道、提升投资者服务。

■延伸

新三板市场或成PE重要退出渠道

尽管近期IPO审核开始提速,但仍有一批企业在扎堆等待。对于PE机构而言,项目退出的渠道依旧不那么畅顺。然而,新三板市场的迅速崛起让不少PE机构看到了一个新的退出渠道,而新三板市场中的优质科技型企业也受传统金融机构看好。

日前,深圳新三板服务中心获得浦发银行10亿元授信,这是该中心第二次获得银行的10亿元授信。记者了解到,该中心董事长肖水龙同时也是深圳PE机构创东方创始人。他向记者坦言,成立该中心的意图之一正是提前布局新三板的退出渠道,借此培育成长型中小企业。

授信10亿共造项目资源平台

深圳新三板服务中心是一个专门服务新三板企业的平台,致力于多渠道方式解决新三板企业融资难的核心问题,引导资金流向实体经济,特别是科技创新型企业。该中心执行董事涂成洲介绍,目前已经有68家上市公司与该中心合作,展开并购业务。本次10亿授信的用途是债权投资,本月内已为银行精心挑选并推荐了二三十家客户。下一步将精挑细选优质的企业项目向投资方推荐,保证10亿元授信额度得到最有效、最实质的利用。

浦发银行总行科技金融服务中心是浦发银行专门在科技创新遥遥领先的深圳设立的一个准事业部,专门瞄准深圳创新的科技型企业,在国家鼓励传统银行投贷联动的基础上,目前已经投资了30家企业,今年计划在深圳投资100家。浦发银行总行科技金融服务中心(深圳)副总经理葛亮对记者表示,选择和深圳新三板服务中心合作,主要基于三个考虑:第一,新三板服务中心的理念和浦发银行科技金融中心高度契合,都旨在重点解决新三板企业当前融资难的痛点。第二,新三板服务中心的团队专业、高效,创始人及核心管理团队有着丰富的金融行业从业经验,有能力、有实力推动合作项目。第三,双方的服务对象高度一致,还可以彼此互为平台,联合在一起共同搭建一个更大的平台,共同为科技创新型企业提供融资。葛亮表示,下一步将与深圳新三板服务中心推荐的客户接洽,把成熟的金融服务产品运用到客户项目中,并着手开发新的科技金融服务产品,最大限度满足客户需求。

据记者了解,目前许多业内人士都看好新三板市场,因此纷纷成立了新三板信息和服务机构,在深圳就有新三板指南、三板虎、三板斧等多家机构。相较而言,新三板服务中心的优势在哪里?涂成洲表示,判断一个好企业很难,但判断什么是差企业很容易,“我们有自己的标准,有一套严格的筛选及风控手段,能够最大限度避免投资失误”。

PE布局新三板退出渠道

深圳新三板服务中心董事长肖水龙同时也是深圳PE机构创东方创始人,这不禁让人联想到,在PE项目普遍退出难的环境下,成立新三板服务中心是为了开辟一个新的退出渠道。肖水龙随后证实了这一猜测。“新三板的确是退出渠道之一。但新三板服务中心也不全是为了退出,中间也有培养优质的成长型企业的过程。”事实上,要想项目成功退出并获得较好的收益,优质的项目和通畅的渠道是两个最关键的因素。

早在两年前,创东方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创业孵化器,专门挖掘早期优质项目。如此看来,创东方从项目到渠道的布局脉络已经非常清晰。

业内人士认为,新三板或将成为未来PE退出的重要渠道。据统计,2016年第一季度共发生VC退出573笔,其中495笔通过新三板,占比为86.4%;共发生PE退出415笔,其中300笔通过新三板,占比为72%,均超过2014年全年新三板VC/PE退出交易数量。而同期VC/PE通过IPO退出仅分别为39笔和31笔,与新三板退出交易相差甚远。

但不可否认的是,一个好的资本市场必须具备融资、流通和价值发现三个条件。而新三板市场目前的融资和流通功能一直受资本市场诟病,为何如此看好新三板市场?肖水龙认为,虽然新三板存在上述问题,但同时也存在三个优点:第一,三板市场的市场化程度比较高且发展非常快;第二,三板市场的机制比较灵活,比主板市场宽松得多;第三,现在有的企业实现了部分融资功能,证明这些企业是不错的,机构可以在这里发现优质企业。

“这个市场一开始就是市场化的,未来有机会实现突破。而且目前投资门槛高,对市场冲击比较小,未来可以做大胆的尝试,开放、交易、定增、退出都会比较便利。这也是各家各路都聚焦新三板的原因。”肖水龙说。